盛彩彩票app

当前位置:首页 > 印象江城 > 历史文化

疍家婚俗 浮生江海,情定扁舟

  作者:    来源:阳江新闻网    编辑日期:2018/5/29 16:03:19    【字体:

“龙户卢余是种人,水云深处且藏身。盆花盆草风流甚,竞唱渔歌好缔亲。”清代诗人陈昙在《疍家墩》里这样描述他眼中的疍家婚俗。从定情到花船迎亲到对歌再到归程,疍家人都在水上进行。繁缛的礼仪,张灯结彩的过礼船,特有的服饰、头饰、发式,对叹咸水歌……都带有浓郁而独特的疍家渔民水上生活风味。

有民俗学者考证,阳江疍家始于东晋时期,至今已有1600多年。曾经浮家泛宅的疍家已逐渐上岸,但疍家婚俗遗韵犹存……

婚嫁表演:咸水歌声中重现千年疍家婚俗

7月31日,在南海开渔节即将于闸坡渔港吹响出海号角之际,古老神秘的“闸坡疍家渔民婚俗”表演亮相。

闸坡港口,阳光明晃晃的,十分耀眼。渔港边上停泊大小渔船,其中两艘挂满彩旗的渔船格外亮眼。“水面上的渔船是待嫁女方船,另一条是准备去接嫁的男方船,两条礼船的装饰十分讲究,周围必须挂红色布条、花灯和彩带,充满喜庆色彩。”52岁的杨美福是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,祖祖辈辈依水而居。作为渔民的后代,自小“围观”疍民举办婚俗的繁琐礼节,杨美福对每个十分讲究的细节早已烂熟于心。

杨美福告诉记者,阳江疍家婚俗是流传于疍家渔民的一种特殊婚嫁礼俗,不仅在海陵岛闸坡镇,在阳东县东平镇、阳西县沙扒镇等地也有类似的婚俗。

舞台上表演的疍家婚俗是经过简化的,婚礼举办时间也作了调整。杨美福说,这是为了方便游客观看。“实际上,疍民举办婚礼很少选在白天,‘夜嫁’是疍家渔民婚俗的一个重要特征。”他表示,由于疍家人的社会地位底下,惧怕权势抢走新娘,也忌讳旁人讲不吉利的话,所以根据原选定的“良辰”,一般都选择凌晨两点至四点这段时间接新娘。虽然是黑夜时分,但港里的渔船上仍有许多人站在各自船上观看热闹,正如今日的游客观看婚俗表演一样。

“咚咚咚——”随着一阵锣声,20多名穿大红襟衫的迎婚队伍抬着鸡鹅、水果等礼品上新娘船,两列排开。迎亲的众姐妹轮番登台对叹“咸水歌”,表达祝愿、劝世和别情等,唱到动情处往往饮泣不止。“咸水歌是疍民生活必不可少的部分,疍家女拍拖、结婚、生子都是一路唱过来的。”杨美福的妻子说道。

几曲咸水歌唱罢,头梳银髻的新娘隆重登场了,与现代人结婚用一席白纱罩头不同,疍家女以珠帘遮面。

待亲戚朋友给新娘插好银髻后,身穿唐装衫裤的新郎便上船去“背”新娘。“表演中新郎可以毫无障碍接到新娘,而真实的婚俗中,还有泼水抢亲这一环节。”杨美福妻子回忆,在以前,新娘船上的伴嫁女会用脸盆、水斗等从海中戽水,泼向前来娶亲的接嫁船。而接嫁船上的接嫁郎冒着迎面而来的倾盆大水,奋勇前进,直到新郎跳上新娘船,把新娘“抢”过来,再一路敲锣打鼓、唱着渔歌得胜回去,场面很热闹。

保护传承:古老婚俗面临逐渐消失的危机

从杨美福妻子口中我们得知,疍家传统婚礼远比表演更为繁琐精细,从举办婚礼前,就要历经定婚、仆嫁、陪粉、过礼四个阶段。大多数疍家青年男女都经媒人撮合成亲,即使男女双方有自己相中的恋人,在父母的同意认可后,也要请一个能说会道的媒人作中介。而从“择吉”(定下结婚日子)后,新娘的闺中女友会过来陪伴,相互“叹歌”。

正说着,鞭炮声声响,新郎新娘坐上礼船,后面跟着大约100多名迎婚姐妹们,年龄稍大的大婶身披锣鼓,新郎手撑着挂有红飘带的黑色伞与新娘并排坐在船头,在鞭炮声、欢呼声和锣鼓声中,浩浩荡荡往男方家“划”去。

在新搭建的舞台上,新郎新娘白糖成亲,咸水歌祝福再次上场,“一拜天地感天恩,红烛一双影信任;花好月圆开富贵,夫唱妇随百岁齐……”疍家人唱起咸水歌来,声音洪亮悠远,相隔百米远也听得清楚。

看着一招一式皆流程的婚礼过程,不少游客恍惚间会以为自己在看纯表演,其实我们看到的,是疍家那个时代几近失传的历史缩影。

“30年前我出嫁时,穿着大红衫、黑色裙,戴着各类金银首饰,按照传统的习俗,唱渔歌唱了七天七夜,嗓子都哑了。”疍民林翠玲说道,传统的婚俗十分繁缛,现在子女都不在渔船上生活,结婚时也不愿意采用那一套传统礼仪了。

杨美福也不无遗憾地说,面对时代变迁和文化冲击,古老的疍家婚俗正面临逐渐消失的危机。渔民逐渐上岸居住,生活方式、居住环境改变,疍家婚俗中很多程序与礼仪被简化、省略,原始、传统的婚俗越来越难以看到,很多人对此已经淡忘了。

阳江民俗学者冯峥曾在渔船上生活七八年,对疍家婚俗颇有研究。他说,闸坡渔民疍家婚礼最早可追溯到东晋时期,延续至今已有一千多年的历史。疍家婚礼是渔民传统文化的突出表现形式,代表了渔民的精神追求、人生信仰、价值取向以及对幸福、美好生活的向往。解放后,疍民逐渐“舍舟上岸”,昔日宛似大海流云一般扯帆逐浪、万艇“耕海”的景象不复存在。离开了水的疍民逐步过上了与陆地上的人们一样的生活,不用舟楫改用轿车迎娶新娘。新郎不会唱“这枝好花兄爱摘”,新娘也唱不了“手拈金扇缀君来”。

保护疍家婚俗,建立渔家民俗博物馆,举行疍家婚俗表演,在更广范围内宣传疍家婚俗……不少人已在行动。疍家婚俗能否鲜活地流传下去?很多人对此并不乐观。冯峥说道:“环境在变化,疍民也在变化,失去了疍民这个原生态的土壤,疍家婚俗又如何存在?目前我们对疍家婚俗的保护工作更多只是一种记录和研究性质,告诉人们,疍家婚俗曾经有过。”

婚俗解码:传统疍家婚俗至少有11道程序

闸坡疍家流传的传统婚嫁礼俗,有系统的程序、礼仪以及独具渔民特色的器物。杨美福介绍,传统疍家婚俗至少要经过11道程序,前前后后至少1个月时间。

婚礼前,有订婚、仆嫁、陪粉、过礼等程序。仆嫁是指定下结婚日子后至迎亲日这段时间,新娘子不再干活、不外出,躲在闺房。这段时间,闺中女友(含已嫁出的)会经常过来陪伴新娘子,一起唱咸水歌。婚礼前几天,男女双方以及亲戚的渔船回港筹备婚礼。用一艘较大较新的船作为“过礼船”。“礼船”十分讲究,整条船装饰得油光水滑,周围挂“红”(即红色布条)、花灯和彩带,充满喜庆色彩。

婚礼时,新娘首先要花一天时间梳洗银髻打扮,先用“麻麸子”梳洗,将头发分成三或五等份,编成一条长辫子,然后在头顶上卷成一个拳头形的髻,用银钗固定,再用银髻箍固定头发。新娘梳妆好,蒙上面纱,戴上盖头。头巾、头帽等装饰品,全靠新娘子亲自绣好。

接下来是接嫁,即“夜嫁”,这是疍家渔民婚俗的一个重要特征。根据原选定的“良辰”,男方挑选8位男女与新郎随“礼船”前往女方船接新娘。女方船一般停泊在海上西南面,男方船则停在港口的东面,接嫁郎都穿着唐装衫,摇着船,燃烧着炮竹,缓缓向女方船方向行驶。接嫁船靠近新娘船时,新娘船上的伴嫁女开始把水泼向抢亲队伍,新郎则要冒着“倾盆大水”跳上新娘船,把新娘“抢”过来。

新娘到男家船后,新郎、新娘要“冲花园”。即请一个法师为新郎、新娘辟邪除恶,让新娘修身养性,成人长进;祝夫妻长寿百岁,白发齐眉。之后,新郎、新娘拜堂。然后再斟酒,敬茶,奉香,燃烧纸钱、元宝拜船头。

在喝喜酒这一天,新郎、新娘都有伴郎、伴娘陪同,坐在礼船最大的船舱里对叹“咸水歌”。酒席设在各船甲板上,疍家婚宴有“四海碗”、“八海碗”、“猪仔席”等大小不同规格。结婚三日后,新娘要回娘家洗髻(洗头)。但是头纱和面罩还不能脱下,一直要满月后才能除下。新娘换出大红衫,穿上七色衫,即是五颜六色不同花样布制成,七色衫袖口刺绣,胸前下和背扣刺绣有大印花图案,还有一些衫、裙刺绣有龙凤图案。

疍民

历史记载作蛋民,阳江俗称疍家、渔民,建国后称渔民、水上居民。历史上有关疍民解释不少。如宋陈师道《后山丛谈》:“广舟居谓之疍人。”顾炎武《天下郡国利病书》:“疍户者以舟楫为家,捕鱼为业,或编篷溺水而居,无土者,不事耕织,齐民曰为疍家。”

关于广东地区疍民的来源,《简明广东史》的说法:“东晋时,卢循领义军占据广州。义熙六年同交州刺史杜慧度决战,卢循战死,余众遁入沿海,捕鱼为生,是粤东某些海岛及滨海聚落的开拓者。”

咸水歌

咸水歌源自过去渔民在海上劳作时的即兴创作和吟唱。可以说,有咸水的地方就有咸水歌。清人屈翁山的《广东新语·诗语》中记载:“疍人亦喜唱歌,婚夕两舟相合,男歌胜则牵女衣过舟也。”可见咸水歌在明末清初很流行。作为一种传统文艺,咸水歌涉及面广、内容丰富。劳动生产类的渔歌类似劳动号子,生活交流类的渔歌内容一般是男女恋爱、事情问答、相互间对唱,民俗活动类的渔歌则有“哭嫁”、“哭奶”等。

留住渐行渐远的疍家记忆

热闹壮观的接亲,嘹亮悠长的咸水歌,大红大绿的疍家服饰……海陵岛传统的疍家婚俗表演给前来参观的游客留下了深刻的印象。

“要消失的,终归要消失,拦也拦不住。”一位早已上岸的疍家人感叹,疍家传统文化是他们的根,那些渐渐消失的传统,那些渐行渐远的疍家记忆,让子女们不再认为他们是疍民的后代,身上也没有丝毫疍民的印记。上了岸的疍民,日常生活几乎与我们毫无二致。

疍家婚俗这项非物质文化遗产是疍家文化的缩影,如今已逐渐失去了原来世代传承的土壤,婚俗传承后继乏人。

在这种情况下,能够竭尽全力,将此时留存的非遗完整地记录下来、保存起来,显得意义重大。可以说,保存本身也是保护。杨美福和一批疍家人,在南海开渔节之际,把疍家婚俗全程演示一遍,让摄影爱好者们记录下来,让广大的游客感受和传播,让疍家婚俗焕发另一种生机。

保护“疍家婚俗”,我们要做的还有很多,仅仅依靠人为的表演远远不够,还应继续发掘和培养一批中青年传承人才,对疍家婚俗资源进行普查、收集、整理,让其融入到我们各种文化艺术展现活动当中,使疍家婚俗亮出来、走出去,成为阳江一道独特的旅游风景。

撰文 | 陶明霞 吴梦媚  摄影 | 刘帝森、梁胜

    分享到: